但是孩子对这个事情依然非常敏感

2020-05-27 23:58

——“如果有了弟弟妹妹,爸爸妈妈都没有那么疼我了”;

“‘爱被分走’的心态是小孩子的正常反应,一开始没有弟弟妹妹的时候,小孩子普遍有这种担心。一旦有了兄弟姐妹之后,孩子的负面影响会慢慢消失。”武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罗教讲认为,从长远来看,这种情绪所产生的正面效果应远远大于孩子的不良反应。

今年6岁的广州女孩翎翎则对“弟弟妹妹”强烈渴望,她现在已经腻着姑姑家不满两岁的弟弟,因为“不能把弟弟带回家被她玩”而不高兴,强烈支持爸爸妈妈多生一个。

——“有了妹妹后,妈妈总表扬妹妹,没有以前那样疼我了”……

——“弟弟妹妹爱哭闹,太麻烦,会吵我”;

他们的理由很多:

15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称,“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翎翎的姑姑禤旭英说:“翎翎其实还没有真正意识到亲弟弟妹妹的到来将意味着什么,她只是想多一个玩具而已。”

“不能无视孩子们的这些想法。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就在妈妈怀孕期间离家出走了,以致这个妈妈因情绪激动而流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士说,尽管她的这位朋友多次和孩子沟通不会减少对她的爱,但是孩子对这个事情依然非常敏感,朋友“生二胎的念头从此搁下”。

有分析人士表示,此举将对中国“单独家庭”带来重大的结构调整。

记者在海口市滨海第九小学的一到五年级随机各抽取一个班展开采访,调查结果显示,部分孩子坚决反对。

随着中国宣布将启动实施“单独二胎”政策,记者采访发现,当这一单选题变成多选题,一些小朋友欢欣鼓舞,也有一些小朋友受到“严重惊吓”,表示“抗议”。

中国年幼的独生子女需要一个玩伴缓解爸妈不能陪的孤单,但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巧克力可能会被分掉一半的客观现实”。

罗教讲指出,比较和争抢是非独生子女中常有的事情,但是亲情的纽带远大于利益的争抢,这是家庭伦理的体现、家庭魅力之所在。“捡哥哥穿过的衣服、用哥哥用过的书本是常有的事,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感情反而更深。”

——“爸爸妈妈工作很辛苦,我怕爸爸妈妈照顾不过来”;

今后,类似“如果爸爸妈妈给你生一个小弟弟、小妹妹的话,你要不要”这样的问话,将不再是中国家庭里的一句“玩笑话”。

面对第二胎的降临,家庭投资必然会增加。但是随着社会财富越来越丰富,养活孩子已经不是一个大问题。罗教讲建议,作为父母,应该慎重决策,以小孩子能接受的语言进行劝导,告诉他们“有了弟弟妹妹会更好玩、更健康的成长”。(记者喻珮 高洁 张玉洁)